新闻详情

业余休闲三

日期:2019-05-21 14:52
浏览次数:2521
摘要:
业余休闲三
小说阅读

3.

每到周五下午,镇上街道显得空旷。所有人都在休息,准备晚上的安息日。天空潮湿灰暗,云层在屋顶徘徊,薄雾在空中飘荡。因为午休所有房子的窗户紧闭。一张报纸被二月里的风卷起,班尼·艾弗尼追赶着,把它投进垃圾桶。

 在****花园,一条体型硕大的混种狗突然他身后闪现,呲牙咧嘴朝他狂吠。班尼·艾弗尼高声呵斥,不过这好像更加激怒了它,它变得更加凶恶好像准备随时扑上来咬一口。班尼·艾弗尼迅速捡起一块石头奋力扔了出去。那条狗夹着尾巴退缩了,但是仍然保持一定距离尾随。于是,这狗大约保持十米的距离跟着班尼·艾弗尼,来到左侧的喷泉大街上。这儿也一样,所有的窗子都紧闭。大多数窗子都老化变得颜色暗淡,有些窗子的木横条弯曲变形或已经完全腐烂了。

 多年来,宜兰市民精心护理屋前花园的传统已经被抛弃遗忘。班尼·艾弗尼看到,破败的鸽棚和牲厩现在都成了商店,一辆旧的大篷车在疯长的草丛中只剩下残骸的骨架,旁边是废弃的锡铁棚和一个空空的犬舍。以前班尼·艾弗尼自家的前院长着两棵大的棕榈树,但是四年前娜娃一再坚持要砍掉它们,因为它们的枝叶扫过卧室窗户发出“飕飕”的声音,总是半夜惊醒娜娃,让她十分害怕。

 有些庭院栽着muli花和芦笋,有些人家则种着高大的棕榈树,树下长满杂草,微风吹过,棕榈树枝沙沙作响。班尼·艾弗尼继续前进,他双臂有节奏的摆动着经过以色列部落大街。经过公墓时,他在长椅上坐了一会,根据阿戴尔所说,娜娃给他那张纸条时,就坐在那里。

 业余休闲三
在班尼·艾弗尼坐在长椅上,那条狗也在十米开外停了下来。它现在既不叫唤也不呲牙咧嘴,而是以一种机警好奇的神情注视着班尼·艾弗尼。

 当他们还在特维拉夫市上学那会,娜娃怀孕了——当时他们没有结婚,娜娃在师范学院,他在商学院。他们马上达成一致决定,做掉那个孩子,但是在预定的两小时前,上午10点,在莱恩街的一个私人诊所里,娜娃突然改变了主意。她把头埋进他的胸前嚎啕大哭,他则恳求她理智一些——因为,在当时那种环境下,他们没有别的选择。而且这个过程也不见得比拔掉一颗智齿更复杂。

 他在街对面的一家咖啡馆一边等她,一边看着包括体育专栏在内的头天新闻。不到两个小时,娜娃出现了,脸色苍白。

 他们拦下一辆的士回到宿舍,六七个学生正在等着班尼,他们按计划在那集合召开委员会。娜娃躺在屋子角落的床上,蒙上毯子。但是他们争论喊叫开玩笑的喧嚣和烟味,穿透了毛毯,娜娃感到恶心虚弱,于是她扶着墙进了卫生间,她头晕目眩,强忍着麻醉过后的阵痛,一进厕所,见到先前别人吐在地上便池上的污秽,她再也忍不住地呕吐了起来。她在厕所呆了很久,靠着墙根抽泣,直到这些的喧闹的客人离去,班尼才发现浑身发抖的娜娃。他温柔地搀着她,扶她到床上。

 两年后,他们结婚了。但是娜娃一直不能怀孕,为此他们看过不少大夫试过无数种zhiliao方法。五年后,娜娃生下了一对双胞胎女儿,郁瓦和伊恩鲍尔。娜娃和班尼之后再也没有提起那个特别的下午,仿佛他们已经达成默契。娜娃现在在一所学校任教,业余雕塑塑像。而班尼·艾弗尼被选为宜兰市一个镇的镇长,由于他善于倾听他人意见和谦逊随和的姿态,他倍受尊敬。尽管他总是谦逊有礼,他知道如何去影响控制别人,而且还让别人意识不到所受的控制或影响。
业余休闲三

下一篇: 业余休闲二
上一篇: 业余休闲四

粤公网安备 44030602001779号